【厦门晚报】著名学者孙绍振点评高考作文

时间:2019-06-09浏览:399

著名学者孙绍振连续15年为本报独家撰写高考作文题点评文章——

写演讲稿是历史性大突破 为语文教学敲响醒世之钟

(来源:厦门晚报   2019-06-08   A4版、A5版 今日关注)

编者按

昨日,2019年高考的首场考试受到关注,焦点是作文题。本报再次邀请著名学者、福建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孙绍振教授为大家点评高考作文题。这也是他连续15年为本报独家撰写高考作文题点评文章。

 

2018年《厦门晚报》刊发孙绍振教授独家撰写的高考作文题点评文章。

对于考生来说,拿到全国I卷的作文题,最初并不会感到有多大的难度。题目的中心观点是劳动,劳动创造价值,是财富的源泉,也是幸福的源泉。热爱劳动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属于我们社会的核心价值观。

但是,要做成有理有据的有序文章,这样的人所共知的观念,还有些抽象,幸而题目提供了一系列思想资源,如,传统的“民生在勤,勤则不匮”“夙兴夜寐,洒扫庭内”。但是仅沿着这样的思路去写,可发挥的余地也不大。

撰文/孙绍振

 

把立人的根本放在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这是根本的根本

据了解,厦门和广东某些学校,在模拟性考试中,也有涉及劳动的作文话题,但是,平面性铺展,无从深入。全国卷的命题,显然意识到了脱离当代生活的矛盾,必然流于抽象,考生潜在的个性和独特的思绪也无从发挥。其高明在于:热爱劳动,这是一种愿望,一种共识,但是,停留于共识,行文只能在表面上滑行。只有提出了与之对立的方面,才能让劳动命题在矛盾中深入。

命题提供了相当的素材,有感性的,如怕苦怕累雇人代劳;也有理性的,如科技进步,人工智能发达的前景等等。

对立的素材,对立中有统一,在具体矛盾中分析其辩证的转化,已是高考作文命题的哲学基础。这样的命题,表面上,似乎有些老生常谈;但是,其中的具体分析是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其内在的意涵,乃是为青少年在世界观形成时期提供方法论,把立人的根本放在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这是根本的根本。

命题导向性与往年略有不同,不是潜在的,而是明确的

矛盾分析并不是没有价值导向,而是寓导向性于开放性之中,细心的考生不能不注意,2019年命题的导向性,与往年略有不同,不是潜在的,而是明确的:倡议“热爱劳动,从我做起”。

但是,又不是过去那种强制性的主题性命题,而是在规定性之下,留下了自主立意的空间:“体现你的认识与思考,并提出希望与建议。”这一点,不能忽略,这里有命题者的良苦用心,在核心价值统一之下,仍然留下相当广阔的自由发挥的空间。

题目提供了一系列轻视劳动的反面素材,似乎无序,有相当感性的,如怕苦怕累,雇人代劳;也有相当理性的,如,人工智能的进步等等。

题目的要求,“结合材料内容”。这里,就有一个化无序为有序的任务,最起码的办法,乃是分类。如,轻视劳动的观念,一是感性上怕苦怕累;二是理性上的空想,认为人工智能可能代替一切。

要自主立意,首先就要把这两方面的思想障碍加以分析。这并不是很简单地否定就能把文章写好的。

关于人工智能的前景,就有很多可讨论的空间,这里有现实的未来的时间距离问题,还有人工智能与人的劳动之间是否能够全部重合的问题。考生在这里,有很大自由想象天地。

这是从宏观上,对全人类而言的。但是,命题切合实际,限定在学校,对象只能针对本校同学。这里就有许多具体的、特殊的、感性的生活素材,成为立论的依据。而立论并不要求有严格的雄辩性,只要提出自己的“认识与思考,并提出希望与建议”。在这里,关键是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的,只有与他人不同的,才有特点,文章才有竞争力。

演讲稿这个亮点太亮了,可以说是历史性的巨大突破

2019年全国卷的最大亮点,可能还并不仅如此,更精彩的是,文体上要求:演讲稿。这个亮点太亮了,可以说是历史性的巨大突破。

传统的科举考试,乃至百年的作文命题,都是做文章,从来没有一次命题的文体要求是演讲稿。在潜意识中,吾人都以为写文章和演讲没有多大差异。

语文课程标准是阅读、作文和口头交流三位一体的。作为口头交际的演讲和作文虽然是两个不同的组成部分,但是实际上,二者通常是被混为一谈的,演讲比赛也是背讲稿居多。因为高考并未把口头交际作为考核的内容,故演讲就被淹没了。这就造成了我国国民素质在现场口语交流方面的薄弱。

演讲稿和其他作文在规律上,有重大的区别

演讲稿和其他作文在规律上,有重大的区别。对这样的区别无知,就很难做出好文章,如果作为演讲稿拿来照本宣科地念,效果肯定很差。

由于篇幅的限制,我这里稍稍点一下,二者在语言上的主要的差异:

第一,由于演讲的现场感,演讲的语言,至少要相当口语化。而我们的语言学专家,对演讲中古代汉语、书面语和口语的词汇的重大区别,从来就没有作为一个问题提出。

例如,“他们失败了”。在散文中,这是很正常的,而在演讲到情绪激昂的时候,就可能不够味,不如“他们完蛋了”。一般文章说“把他杀了”,在书面作文中也就可以了,在演讲时说“把他宰了”,就会耸动听众的情绪。

死亡,在书面作文时可以说过世、亡故,但是,在演讲时,就可能不够劲,不如“翘辫子”。“这种意见应该反对”,这是散文语言,在演讲时如果改成“这种说法应该粉碎”,就比较到位。

以上仅仅是就词汇方面粗略的举例。其实演讲在现场互动,在鼓动,在率性,在幽默等方面,都有相当丰富、系统的特殊规律,这是一门严肃的学科,是语文素养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9年,厦门市质检曾经有和全国卷相似的命题: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庆油田,到这个世纪的马云说到“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劳动者,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劳动精神”,要求写篇“演讲稿”。不但题目很像,而且文体要求也很像。

可惜的是,厦门市的同仁们并没有意识到演讲稿与一般抒情散文的区别,因而没有展开对这一当前日益重要的文体的研究,故考生大抵仍然停留在一般散文与演讲体散文的共同性上。

这样的题目,为语文教学敲响一声迟到的醒世之钟

演讲这门学问很大。在美国,中学就有演讲课程(public speaking),在大学有演讲学,有演讲系,有演讲博士、演讲教授。而我们在这个学科上,还是一片空白。我们一些权威语言学家,在演讲理论和实践上是比较落伍的。

他们往往重复一些西方的语境理论,实际是空洞的。从语用上说,离开了文体感,脱离了书面写作和演讲现场的缩短心理距离,语境啊,语言的活用啊,最后是落空的。

实际上,他们对文体感的修养是阙如的。今年全国卷出现这样的题目,实在是为我们的语文教学敲响一声迟到的醒世之钟。正是由于我们的语文教育家、语言学者的知识结构上的不足,导致我们的学者、企业家、官员在现场交流时,往往离不开念讲稿,眼睛看着稿子。眼睛是灵魂的窗子,拿着稿子,就把现场交流的窗子关闭了。结果是眼大无光,目中无人。

 

链接

今年我省高考启用的是全国Ι卷,作文题如下: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

“民生在勤,勤则不匮”,劳动是财富的源泉,也是幸福的源泉。“夙兴夜寐,洒扫庭内”,热爱劳动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绵延至今。可是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些同学不理解劳动,不愿意劳动。有的说:“我们学习这么忙,劳动太占时间了!”有的说:“科技进步这么快,劳动的事,以后可以交给人工智能啊!”也有的说:“劳动这么苦,这么累,干吗非得自己干?花点钱让别人去做好了!”此外,我们身边也还有着一些不尊重劳动的现象。

这引起了人们的深思。

请结合材料内容,面向本校(统称“复兴中学”)同学写一篇演讲稿,倡议大家“热爱劳动,从我做起”,体现你的认识与思考,并提出希望与建议。要求:自拟标题,自选角度,确定立意;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得泄露个人信息;不少于800字。

 

佳作节选

孙绍振教授还是一位以幽默著称的演讲家,如何写好演讲稿,他有独到的见解——

演讲稿的语言要明快到有面对面的感觉

 

■孙绍振教授近照。  记者 吴慧泉 今年5月摄于厦门

演讲词的第一要义:有个性的思想和情绪

严格地说,演讲是三角信息的相互交流。

在演讲会场中,如果演讲者与听众,听众与听众三方面能够互相沟通,情绪自由、自然、自发的交流,形成一种浓郁的现场心领神会情绪氛围,有了这种氛围,哪怕是无声的体态语言,都能引发满场欢笑和掌声。如果这三方面不能顺畅沟通,则任何美妙的语言都难以得到起码的感应。

听众无动于衷,对于演讲者的情绪无疑是一种消极的刺激。

为了创造最佳效果,就不能以传达一般的思想和情绪为满足。演讲词的第一要义就是必须是你自己特别的、有个性的思想和情绪,最忌的是老生常谈,尤其一些人所共知的大话、套话、空话。

必须记住,在台上讲话,是代表你自己,因而现成的、流行的话语要越少越好,你必须努力把你在生活中最为精彩,最能代表你自己个性和心灵特点的话讲出来。

要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因为,那些现成的话语有某种优势,不动脑筋就可以说出来。但是这样的话又有一个缺点:不管什么人讲出来都是一样的,一点没有新鲜感。没有新鲜感就没有吸引力;把没有吸引力的话,在大庭广众之间滔滔不绝地大讲一通,除了叫人昏昏欲睡以外,没有什么用处。

韩愈说:“唯陈言之务去。”说的是写文章,对于演讲稿,更是这样。

演讲稿特别要求:语言明快有面对面的感觉

演讲稿与一般写文章相比,还有一个特别的要求,那就要有现场感。所谓现场感就是,你要有一种强烈的意识,每一句话都是讲给那些带着不同的思想情绪,怀着不同的关切的听众听的。他们都很可爱,就是有一点不够可爱,那就是:随时随地可能走神、开小差。

你的语言必须唤起他们的注意,使他们的精神集中。所以演讲稿的语言一定要明快,明快到有一种面对面的感觉。

要有现场感,用语的力度就得和一般文章不同。比如,在一般文章,你反对一种观念,只要说,这是不对的,就成了,但是在演讲中,就要带一点情绪。你可以说“这是错误的”,可能还是不够分量,你可以说“这是荒谬的”。

  演讲成功的关键:说什么都能引起现场共鸣

演讲成功的关键在于:不管说什么,都足以引起现场的交流效果。这就要求演讲者善于运用现场现象引起共同感受。福建师大中文系的卢佳音在以《假如没有改革开放》为题的演讲中,本来准备的开头是:

“今天我做了一个小小的统计,刚才上台的18位演讲选手当中,穿着14种款式的衣服,10种颜色,九种发型,除了性别,一如既往的只有两种之外,我们的色彩变得丰富了,选择变得多元了。这就是改革带给我们的真真切切的变化……”

但是,到了临场,她觉得这样引起共鸣的力度还不够,就临时把稿子改动了:

“谢谢大家的掌声。我分析了一下,掌声这么热烈,有三个原因:一是,我是师大的学生,鼓掌的都是我的啦啦队;二是,大家都听累了,累坏了,精疲力竭,终于是最后一名选手上台了,可以松一口气了;三是,我今天穿的还算漂亮。我之所以这样穿着打扮站在这里,实际上是改革的功劳。”

她一说听众就笑了,笑是心理最短的距离,接下来就是热烈的掌声。

现场共鸣,有时并不一定要有充分的道理,有时则相反,来一点非理性的语言更能产生一点自我调侃的幽默感。即兴发挥能造成一种现场沟通,其力量远远要比脱离现场美丽的文字要大得多。

演讲中的大忌:分散的论点和被动的例子

为了充分调动听众的注意力,你的话不能空泛,你发出的信息,要有一点想象的刺激力。因而,你的话必须十分精练,十分集中。你的野心不要太大,不要指望你的一番话,会改变人家多少年来形成的观念,但是可以推动他思考。

在普通文章中可以讲十个问题,在演讲词中最多只能讲两三个问题,而且这两三个问题还得很紧密地在逻辑上串联起来,以层层推演的方式,一环扣一环地展开。

这时最忌的是平面罗列,尤其成为大忌的是先亮论点,后举例子。这只能使听众停止思考,甚至昏昏欲睡。分散的论点和被动的(亦即无分析的,不能发展论点的)例子,无异于催眠曲。

许多大学教授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其讲课效果往往十分凄惨,其原因概不外于此。“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在短短几十分钟之中,想把好几个问题都讲得很清楚,野心太大。

1996年在福建某大学举行的一次关于税务问题的演讲竞赛中,许多参赛者都犯了论点分散的毛病,力求全面的结果恰恰是很不全面。其中两个参赛者集中在一个论点上,却取得了冠军和亚军。


■著名学者孙绍振教授还是一位以幽默著称的演讲家,这是他的著作《文学性讲演录》封面图。

许多人写不好演讲词,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不明白一个道理:演讲和作文不同,文章的读者是单独一人,而演讲则面对众人。

一人自由,可断断续续,且不受他人影响;多人共聚一室,情绪受周围的影响。他人的笑声或嘘声、会场的活跃或沉闷都会鼓舞或打击每一个人的情绪。

更重要的是,演讲者与听众面对面,不像文章作者与读者互不相见,读者的情绪、反应不影响作者的情绪,而在会场上,演讲者不单纯是发出信息,同时又在现场接受听众的信息反馈,现场的反应立即影响演讲者的信心、情绪、才智的发挥,甚至决定其成败。


  因版面篇幅所限,全文请扫码“厦门教育圈”阅读。

报纸原文链接:http://epaper.xmnn.cn/xmwb/2019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