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至福,平淡最真——记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钱庆荣、张莹家庭

时间:2017-12-27浏览:55

家庭简介:

钱庆荣,1967年生,民革成员,现为福建师范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主持工作)曾获校统一战线优秀教师等荣誉。妻子张莹,1971年生,曾任职师大教务处,现为家庭主妇。夫妻现育有一儿一女,儿女天真活泼,家庭充满天伦之乐。

钱庆荣与张莹有着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他们结婚多年以来,夫妻恩爱、同舟共济、关怀子女、邻里和睦,并从平淡中悟出和谐生活的真谛。妻子多年来无微不至的陪伴、全心全力的支持,让钱庆荣得以专心致志于学习工作,成为科研战线上踏实的行路者、教育征途中学生们的指航灯。

  

简单而长久的陪伴

1994年对于钱庆荣来说,是特殊的一年。这一年,他与相恋两年的张莹走进婚姻的殿堂,在福建师范大学的教工宿舍组成了一个小小的家,虽然家小到只有9平方米,但钱庆荣说,“乐得整个世界都开了花”。而一年后女儿的出生,又给这个小家庭带来了惊喜与生机,从此9平米的小间里便充满了孩子的哭笑,还有夫妻在平淡忙碌中的快乐与满足。

为了让自己能与专业领域里的国际学术接轨,学习更前沿的知识技术,2003年,钱庆荣赴日本开启了留学之旅,回忆起在日本留学的岁月,他认为那是段简单却不乏滋味的日子。简单是因为每天的生活基本都是三点一线,从家到车站,再从车站到工作单位,没有工作外的纷扰来打断他们的安静生活,一切都显得简单安宁。不乏滋味,是在友人逢年过节前来做客的时候,一群人围在一起热闹地吃饭聊天,这在异国他乡中难得的纯粹且深厚的友谊,也是钱庆荣异国回忆里的一段美好时光。

除了友人,在异乡更多的其实是妻子无微不至的陪伴。在钱庆荣考上博士之后,为了照顾钱庆荣的生活,他的妻子张莹辞去了在供销大厦的工作,赴日本陪读。在异国他乡中,最心爱的人得以相伴左右,这不仅是钱庆荣这段求学旅途中最温暖的慰藉,也是钱庆荣战胜困难的不懈动力。

在日本生活时,最大的困难其实是张莹的语言不通,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从而更好地陪伴在钱庆荣身边,张莹在日本打工的同时,特地花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去认真地学习日语,努力提升自我,在不断地坚持与丈夫的鼓励帮助下,最后终于克服了语言的困难,并且很好地融入当地的生活。

正是这段难忘岁月的相濡以沫,让钱庆荣与张莹的感情日久弥坚。回国后,张莹一如既往地全力支持钱庆荣的学习工作,后来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女与钱庆荣的生活起居,张莹又一次辞去工作,扎根家庭,这使钱庆荣老师拥有一个坚实无忧的后方,也使他在科研教育上能全身心地投入,最终做出自己的一番成就。

师德是学生的指航灯

作为一名优秀教师,钱庆荣道出了教师师德的重要性,而他认为师德包括几个方面:

第一是教师的责任心。这里的责任心,不仅是指对学生、对家长的负责,更重要的是要对社会负责,钱庆荣老师对此解释道:“大学生是社会的基石,学校针对社会的需要,将大学生培养成才送入社会,而老师所要做的就是要把社会基石的胚胎给培养好,因此老师肩负的其实还有对社会的责任。”

第二是教师要有表率作用。钱庆荣提到,从小父母就告诫孩子们“要听老师的话”,这使学生们对老师言听计从,老师同时也成为学生们向前看齐的一个标杆。如果老师行为不正的话,将导致学生们产生错误的认识。知识可以不断地学习补充,但品德一旦形成就难以再改,而且一个人的品德形成在大学时期可能会有很大的转折。钱庆荣老师还特别指出:“如果一个能力好的学生在价值观与荣辱观上产生了认识偏差,那他就拥有极大的破坏力,因为能力与破坏性是成正比的。”所以他觉得合格的老师对自己要有高要求,行为与修养都要达到一定层次,才能通过自身表率来让学生认识到正确的价值观、荣辱观与人生观。

第三是要有足够的知识底蕴。一名教师要“传道受业解惑”,需要有渊博的知识,如今学生知识来源的渠道多样,于是出现老师被学生问倒的现象,钱庆荣还跟记者分享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越是在学术上有造诣的老师,被学生问倒时就越高兴,就越想去解决难题。而有些老师则会表现出消极态度,这其实反映出来的是老师知识的薄弱、自信的缺乏。因此老师必须拥有足够的知识功底,才有可能做好“传道受业解惑”。

第四是要有爱心。谈到“爱生如子”这个词时,钱庆荣笑着说:“教师其实是个奇怪的专业,当企业想来了解我的科研成果时,我会考虑是否有偿分享,是否要有所保留;但学生有问时,却恨不得向学生倾尽所有,把所有的知识都传授给他。”对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渴盼,是老师最为崇高的品质,钱庆荣希望每位老师都能具有这样的品格,能给予学生呵护与爱,使学生能对学校产生归属感,并为之而自豪,这才是老师与学校的教育成就。

除此之外,在钱庆荣看来,不管是做好科研工作,还是教师工作,都离不开个人的终生学习,只有不断地更新探索知识,才能做到科研、教育上的不落伍。

和谐家庭的大奥秘

钱庆荣小时候家里并不富裕,兄弟姐妹也多,回忆起这段过往时,他不免有些唏嘘:“从小哥哥姐姐就给我们起到很好的表率,那时候他们能一眼判断锅里的饭能装几碗,不够时他们就会减少自己的那份,把饭留给辛苦劳作的母亲吃。”对哥哥姐姐当时的做法,钱庆荣深有感触:“有时候一个家团不团结,不是看富裕时一家人是怎么相处的,而是看困难时是如何共同渡过的。”

正是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当家庭陷入窘境时,钱庆荣与家人总是以一种乐观的态度去积极面对。

在那段蜗居于9平米小屋的日子里,物资匮乏,四害乱窜,那时夫妻俩经常把家里唯一的家具——床铺挪到不同的角落,除了打扫小家外,还促进了夫妻间的感情,同时也使小家出现新鲜感,重新燃起他们对生活的热爱。钱庆荣说:“有时候渡过困难的方法,其实只要转变面对困难的心态,换个方向把心结解开,有时就能把苦化为乐。”

在孩子的教育方面,钱庆荣认为父母是第一启蒙老师。父亲小时候就总跟他说,人生不追求大风大浪,只要细水长流、平平稳稳就足够了,这种教导也使得他满足于当下,享受安稳,并从中悟得真谛。钱庆荣认为一个人价值观的形成离不开原生家庭的教育。在他的印象中,父母是从不吵架的,即使是意见不合,也不会用粗俗或暴力的方式与对方争执,而是通过沟通与相互理解来解决矛盾,而这种夫妻间的相处模式也影响着钱庆荣的家庭。在他与张莹的相处中,他们从不吵架并且互相尊重,总是以沟通交流来和平解决问题,因此他们拥有和谐美满的婚姻与家庭。

与钱庆荣传统家庭观念不同的是,现代年轻人出现了闪婚闪离的现象,离婚的原因有时很随意。钱庆荣老师对此表示,婚姻其实是很严肃的事情,而婚姻稳定的关键,在于夫妻双方的相互了解,恋爱时所忽视的缺点在婚姻里都会被放大,于是需要双方在结婚后要接受对方有缺点的现实,并努力去挖掘对方的优点、相互磨合。而且双方要留给对方足够的自由空间,建立起互相信任的基础,并且保持自己在配偶面前的吸引力,这才是婚姻永驻的诀窍。

而家庭除了婚姻之外,还会有子女的牵绊,在钱庆荣的家庭里,一切都是民主的,在谈到孩子时,他笑着说自己在孩子面前比较没有威望,孩子们总会用一些不太尊重但很亲昵的方式来称呼他,但他认为这正是家庭和睦的体现。虽然在平常对子女不会太过严肃,但在孩子犯错时,钱庆荣也会板着脸处理,他主张不能轻易、无缘无故体罚孩子。

陪伴孩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钱庆荣直言自己陪孩子的时间不够,但在他的记忆中,与孩子的相处总是快乐美好的。钱庆荣提及自己记忆背诵的能力很强,于是就教孩子们如何背诵、比赛背诵,在与子女比赛背诵课文时,他有时会故意背错,然后女儿就会笑着指出他的错误,到后来顿悟父亲总输的小秘密,这让钱庆荣体会到与儿女相处的别样乐趣。

对自己家庭的描述,钱庆荣觉得是“平常又温馨”,他还认为很多家庭都可以称得上是文明家庭。在他看来,文明家庭除了内部和谐之外,还要放到社会里与其他家庭共同和睦。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钱庆荣对此便深有体会,在挑选房子时,除了挑选硬件条件外,他还注重挑选邻居。钱庆荣因为楼上的邻居而选择了现在的住所,两家人成了上下楼的邻居后,相处得十分融洽,在需要帮助的时候都毫不吝啬,促成了良好的邻里关系,家庭与家庭之间的和睦,也能更好地促成家庭成员的发展。

采访过程中,钱庆荣一直强调“平平淡淡才是真”,但这看似平淡无华的家庭中,却焕发着无限的活力与生机,也许正是这份阔达与满足在成员与家庭之间传递,才最终促成了文明家庭的大和谐。

  

(福建师范大学校报记者吴安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