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过台湾》:发掘两岸同胞的共同记忆

时间:2018-03-28浏览:81

《过台湾》:发掘两岸同胞的共同记忆

(来源:福建日报   2018-03-28   05版   海峡)

记者 陈梦婕

《过台湾》剧组在台湾彰化鹿港拍摄郊商的两岸贸易。(资料图片)

去年底,由我省多家单位联合摄制的大型历史人文纪录片《过台湾》在央视纪录频道一播出,即好评如潮。该片是大陆首部以影像方式全景呈现的台湾发展史,共14集,每集56分钟,从台湾的远古时期开篇,重点讲述从明朝末期到1945年台湾光复300多年间的台湾史,展现大陆人民迁移到台湾、开发台湾、经略台湾、保卫台湾的沧桑历程,追溯两岸同文同种、血脉相连的渊源关系。

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

“这部片子使用了非常丰富的史实资料,包括我们长期做台湾史实研究的人,看完片子都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不知道的史实。这些史实其实是很难挖掘的。”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邓孔昭在看完《过台湾》后大为感叹。

“片子贯穿台湾几百年历史,采用什么形式表现过去时态的东西这是难点。”《过台湾》总导演郑宏志告诉记者,最终他们决定把历史背景简化,用最短文字交代背景,同时“撒网捕鱼”,捕捉最鲜活的镜头和新闻素材,用讲故事的方法叙述历史。

在台湾拍摄期间,郑宏志把摄制人员分成几个小组,深入台湾乡间,翻阅一部部族谱,因为它们记载了先人过台湾的生生死死;抚摸一块块墓碑,因为它们镌刻着原乡的郡望。在苗栗拍摄期间,摄制组偶然走进铜锣乡西湖村刘氏家族的祖厝,打开族谱,他们惊喜地发现,台湾知名翻译家刘慕沙家族的开台一世祖原来来自广东。而在刘氏宗祠里,“祖德东传”赫然在上,这样的匾额在台湾乃至福建广东的许多家庙祠堂里多有所见,这是慎终追远的体现,台湾的俗语叫“吃果子拜树头”。

“很多人以为清朝当时割让台湾给日本,并未做抵抗,但事实并非如此。”郑宏志介绍,查阅历史资料时他们找到了时任台湾巡抚唐景崧发布的抗日招兵布告。据史料载,清朝官员俞明震在前线督军,并向清兵将士泣泪疾呼:“今日之战关乎全台存亡。”刘永福率领黑旗军亦苦撑危局,坚持至最后时刻。

针对被歪曲了的台湾历史,影片也有针对性的澄清。比如,过去有人津津乐道的“台湾少数民族不是从大陆过去的,而是南太平洋过来的南岛语族”,蔡英文还曾到南太平洋各岛去寻亲。第一集《岛天苍茫》就以扎实的史料和历史文物证明,史前时代,大陆东南沿海古人类进入台湾,逐渐繁衍成为台湾少数民族的祖先。

“在史料丰富的情况下,片中一个个生动的形象和故事触动观众的心灵,看过的人禁不住会流泪。有些故事和内容还会引起观众心灵强烈的震撼。”邓孔昭说。

背后的故事

2009429日,《过台湾》在福州举行开机仪式。8年时间里,摄制组跨越京、沪、苏等九省,先后走访了300多位海内外专家学者、事件当事人及亲属后代,其中三分之二是台湾人,拍摄素材数百小时。郑宏志介绍说,摄制组不仅在两岸的学术机构和乡土民间发掘出许多鲜为人知的史料,还从荷兰、美国、法国、日本等国家的博物馆、图书馆搜寻到大量珍贵的图文资料,从而使该片具备文献价值。制作每一集片子,都需要对上百万字史料进行阅读、研究。

从首度赴台的十人团队到两三人的小分队,历时8年,三入宝岛……片子完成剪辑后,剧组多次聘请两岸十几位著名的文史专家,对其进行严格的“挑刺”,确保史实的陈述、史料的引用没有“硬伤”。《过台湾》总制片人肖锋告诉记者,拍摄八年间,资金、人员严重吃紧,采访遭遇阻碍,资料难以收集……摄制进度几次停滞。在资金严重匮乏时,摄制单位之一的福建省东宇影视公司甚至长达一年发不出工资,却没有一个人离开。

拍摄过程中经常碰到“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情况。郑成功、施琅、李旦……这些历史人物,没有照片,形象如何呈现?在厦门郑成功纪念馆查找资料时,墙上一幅巨幅油画作品引起了剧组人员的注意,其神形兼备的画风太适合《过台湾》的人物塑造了。于是,他们找到画作作者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李晓伟教授,没想到李晓伟很快就答应为《过台湾》创作肖像速写并担任美术总监,更让人感佩的是,300多幅画作全部分文不取。

纪录片拍摄期间,到厦门大学参加学术会议的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所长许雪姬,看了《过台湾》的片花,便放弃午休,与肖锋、郑宏志等人聊了近3个小时。此前,她已整整10年未接受任何采访。这不仅是一位台湾史专家对《过台湾》剧组的认可,也证明了这部纪录片的价值所在。

在拍摄台湾光复后“台湾光复致敬团”前往大陆祭谒中山陵、遥拜黄帝陵时,摄制组采访了“致敬团”健在的最后一个老兵李宪,之后没多久,李宪就与世长辞了。

“台胞粉”效应

随着《过台湾》的热播,台湾的《联合报》、《中时电子报》、中天电视台等均对此进行了报道。东森网络平台东森“新闻云”完整播出了《过台湾》。设在纽约的中国留学生社团“白麓社”还专门邀请肖锋和郑宏志等人赴美交流。

《过台湾》在台胞中“吸粉”无数。日前,一场《过台湾》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行。北大台籍学生陈宥任表示,通过观看《过台湾》可以对中华文化是怎么进入台湾这片土地的有一个完整了解。现在台湾的年轻人很多不看过去也不看未来,《过台湾》进入台湾最重要就是要打破这个,打好“过去”这个基础。

台湾中国发展促进会成员李复圣说:“我一直在想,台湾年轻人受了‘仇中’‘反中’的错误教育,到底怎么样解这个结?今天看到《过台湾》,我想这个结可以解了。《过台湾》不谈意识形态,很客观地把台湾历史从源头娓娓道来,如果让现在台湾40岁以下的都看过《过台湾》,大部分‘台独’自然就消失了。”

2017128日,厦门海峡两岸社区营造工作坊的台胞邀请《过台湾》剧组座谈。据了解,台南市文化协会组织在厦门的台湾中青年每天早上看一小时《过台湾》,然后再上班,他们称之为“恶补台湾史”。台胞仲纬恩说:“看了第一集之后才知道,南岛语系是从大陆的福建等地来的。以前不是说是菲律宾人吗?现在恍然大悟,才知道原来是错的,感觉我60年都白活了。”来自台南的小学老师林倩如如今被聘为海沧区社区助理。她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台湾青年都被“台独”洗脑,而《过台湾》追溯了整个历史脉络,应该赶快在台湾播放,“解救一下台湾小朋友”。她表示,该片应该普及到台湾中小学去,让台湾的学生明确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

  

http://fjrb.fjsen.com/fjrb/html/2018-03/28/content_109699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