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吴宏洛:我省养老服务业的形势与应对之策
【福建日报】吴宏洛:我省养老服务业的形势与应对之策

我省养老服务业的形势与应对之策

(来源:福建日报  2016-12-27  09版  理论周刊新论)

吴宏洛

我国正快速迈进人口老龄化阶段。2015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达2.22亿,占人口比重16.1%,预计到2030年将超过3.4亿人,占人口比重高达24.4%,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养老压力日益繁重。养老服务业是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顾和护理服务,满足老年人特殊生活需求和精神需求的服务性行业。《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指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不断满足老年人持续增长的养老服务需求,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项紧迫任务。“十三五”期间,养老将成为民生领域最关键的一部分,保守估计养老服务业的市场空间至少达到3万亿元。

一、我省养老服务业的主要形势

1.发展状况

截至2015年底,全省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515万,同比净增19万人,占总人口的13.41%65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324万,同比净增5万人,占总人口的8.44%8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86.55万人,同比净增7.17万人,占总人口的2.25%。全省有空巢老人114.31万人,同比增加4.82万人,占老年人口的22.2%

2015年颁布的《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规范(DB35/T1518-2015)》,是我省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工作的首个地方标准。该标准的发布实施,对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提高建设标准、拓展服务内容、提升服务品质,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养老产业方面:2015年,省政府批准设立资金规模为60亿元的福建省养老产业投资基金,对养老基础设施建设、养老综合体建设、养老产品开发、养老服务类及与养老产业相关的其他具有一定成长性的项目进行重点投资。

我省养老服务业发展势头良好,但处于起步阶段。目前发展的主要是为低龄健康老人提供休闲娱乐性服务的门类以及失能、半失能老人的护理服务,服务内容比较单一,服务资源匮乏,供需矛盾突出。

2.存在的问题

一是政府与市场间的分工有待进一步明确。近年来,各级政府在强化政府职能,制定政策措施、加强制度管理、增加财政投入等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但同时也抑制了市场的作用,尤其是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合理分工与协调发展还需要进一步理顺,要逐步建立起政府与市场之间有效合理的衔接机制。

二是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有待培育和加强。目前我省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社会组织和志愿者队伍建设明显不足,不仅数量少,且主要分布在城市社区,广大农村地区数量较少,相对于购买服务的庞大需求缺口较大,且管理人才难觅,专业服务能力有待提升。

三是资金不足是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主要瓶颈。机构和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体系的建设与完善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目前主要依靠政府财政投入,资金投入渠道单一,来自民间的资金较少,造成服务内容、服务项目、服务方式的粗放经营,难于满足老年人多元化、个性化需要。

四是养老服务供给能力有待提高。全省各地居家养老服务偏重保障低层次家政服务,主要按照“低保低收入”、残疾、90岁以上等标准给予上门服务补贴,一些需要照护的空巢、独居、失独老人由于条件不符未能纳入服务范围。由于政策偏向于改善而不是解决问题,社区服务系统支持有限,助老服务以助餐为主。政府购买服务项目如精神文化项目、助老康复项目,针对的大部分是自理老人。由于服务价格低廉,家政人员不愿意从事居家养老服务工作,社区助老服务站人员流失严重。居家服务总规模不超过老人人口的30%

五是政策宣传不够深入。全省层面的政策宣传还不够深入到位,各社区的宣传手段也比较单一,宣传面不够广,许多老年人对各项养老服务政策不了解,不知道服务内容和如何获取服务,对无偿服务、低偿服务和有偿服务的政策规定不了解。

二、发展我省养老服务业的主要任务

一是从体制机制上保障养老服务业的健康发展。全面贯彻落实已经出台的26份涉老政策文件,严格执行《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规范(DB35/T1518-2015)》,尽快编制《福建省“十三五”养老产业发展规划》,制定《政府购买服务条例》。加快制定省级养老产业标准体系、服务质量体系和统计指标体系。

二是培育养老服务业刚需市场。完善养老、医疗保障与救助制度,为全省居民应对老年期可能的收入、疾病和失能风险提供制度性的费用来源。加大政府的精准投入,把城镇“三无老人”、农村五保户、重点优抚对象、城乡扶贫对象、失能、80岁以上空巢、失独老人的养老服务纳入政府购买范围。

三是把发展居家养老服务的重心放在农村。目前农村留守老人、留守儿童问题非常突出,各级政府的财政投入、政策扶持要向农村倾斜,集中力量加快发展农村社区的养老服务业。要大力提倡和引导农村老年人开展互助养老、幸福院养老模式,支持农村“老年协会”“老年养老合作社”等群众性组织的建设与发展,充分发挥老年人群自我服务、志愿服务、自主管理、自求发展、互助养老的能动作用。

四是把养老护理队伍建设作为重要抓手。技术管理人才方面:加大养老服务应用型本科人才培养力度,鼓励引导高校设置老年服务与管理、康复治疗学等涉老专业,借鉴“师范生免费教育”模式订单式培养养老护理专业人才。把配置相应比例的管理人员、康复治疗师、护理师、心理医师和社会工作师作为养老机构开办的硬性指标;在养老机构就业的专业技术人员,执行与医疗机构、福利机构相同的执业资格、注册考核制度;执行特殊岗位补贴制度,岗位工资实行职级或星级岗位工资标准。护理人员聘用方面:建议将供给侧改革中退出就业岗位的4050人员作为养老护理员的主要招聘对象,纳入公益性岗位范畴,专项进行执业技能培训,既解决就业问题,又保证护理人员队伍的持续性和稳定性。

五是鼓励发展“互联网+养老”的智慧养老新业态。推动养老信息互联互通,建构面向养老群体的服务系统与信息平台,构筑养老医疗服务系统、家庭监护系统和社区电子商务系统,提供实时、快捷、高效、低成本的物联化、互联化、智能化的养老服务,使居家和社区养老更加便民、安全和高品质。

六是构建养老服务产业融资平台,建立老龄产业发展基金,鼓励扶持转型的金融机构和保险公司开展老龄用品和养老服务投融资业务;鼓励公益慈善基金向养老产业拓展。建立长期照护保险制度。基于老人照护资源不足、个人支付能力不足和社会保障制度供给不足的现实困境,鉴于多个省份已开展长期照护保险试点工作,建议我省试行长期照护保险制度。

(作者为福建师范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

Copyright © 2013 福建师范大学 党委宣传部(文明办)

通讯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闽侯县上街大学城福建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邮编:35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