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新能源汽车换电产业大幕渐开

时间:2022-04-28浏览:10

“车电分离”孕育新市场,宁德时代以电池供应商身份进入换电赛道,有望打通不同品牌新能源汽车之间的电池标准,迎来换电产业行业级规模化的风口

新能源汽车换电产业大幕渐开

(来源:福建日报   2022-04-28

记者 林侃 文/

 

在宁德时代设立于厦门的首批换电站,搭载标准化电池的车辆正在进行换电演示。

 

宁德时代已在宁德地区试点设立电动重卡换电站。

 

18日,宁德时代在厦门投运首批换电站,这是宁德时代年初发布换电品牌“EVOGO”后首次落地实战。

换电并非新概念,但多年来,换电产业始终未能成为新能源汽车补能的“主流”,仅有蔚来等少数车企成规模布局换电站。此次,作为动力电池龙头的宁德时代入局,是否能让换电市场掀起波澜?

行业龙头重磅“搅局”

118日,在宁德时代举行的线上发布会上,董事长曾毓群坐在车上拿出一块巧克力对着镜头说:“来一块?”正是在这场发布会上,宁德时代发布了专为实现换电模式而开发量产的“巧克力电池”,入局换电市场。

90天后,首批4EVOGO换电站在厦门启动。

据时代电服总经理陈伟峰介绍,首批换电站分布于厦门市思明区、湖里区和海沧区,单个标准站占地约42平方米(约3个停车位)。

“用户只要在手机应用市场下载EVOGO App,完成信息录入后,将车辆驶入快换站,在手机应用端点击‘一键换电’,快换站将逐块拆卸、安装电池,为用户提供换电服务。每辆车所需更换的电池由容量、数量不等的巧克力换电块组合而成,单块巧克力换电块更换时间约为1分钟。”据介绍,目前,巧克力换电块的月租金最低价为399/块,租金价格将根据用户的不同使用条件做动态调整。

据记者了解,时代电服注册地即在厦门,至今年底宁德时代计划在厦门布局约30个换电站,岛内每3公里服务半径内就将设置1座换电站。

近几年,随着新能源行业渐入佳境,新能源渗透率逐步走高,关于换电的话题讨论越来越热。业内普遍认为,宁德时代的入局让换电这一赛道变得更加热闹。

事实上,宁德时代并非最早在我省布局换电站。

日前,记者在位于福州岳峰新城的蔚来换电站看到,车主陈晓笛正在对爱车进行换电。

只见他将车停在换电站的指定位置,在车上一键操作后,车辆便自动泊入换电平台。“换电过程只要几分钟,全程不用下车。”陈先生告诉记者,他家就在附近,小区没有安装充电桩。“车企承诺一个月可免费换电6次,完全可以满足日常通勤需求。”

据了解,蔚来早在2018年就开始在福建上线运营换电站,截至目前,其在福建境内共计布局了24座换电站。其中,福州岳峰新城换电站是其二代站,占地仅约4个车位,储备电池量可达13块,且实现了全流程智能化,服务能力大幅提升。

“从数据来看,越来越多车主选择了换电服务。目前,全省蔚来车主的换电渗透率接近78%。”蔚来福州区域公司总经理郭树綮表示,换电已经成为用户出行最青睐的补能选择,市区驾驶和长途驾驶他们都会选择换电服务。

 

蔚来近期也宣布加大换电站布局力度,今年计划建成换电站超1300座。而此前,其在全国范围已建成902座换电站。

引领“车电分离”时代

“换电模式最初出现,要解决的是电动车的最大痛点——补能慢。这也是蔚来布局换电体系的初衷。”郭树綮说。

据陈伟峰介绍,EVOGO首批投入运营的换电站目前主要面向网约车市场,后续会向私家车延伸。将首秀瞄准特定场景,显然也是直击痛点的市场行为。

目前,市场上的新能源汽车使用快充充电的时间最快也要半个小时以上,而换电的时间则与加油接近,甚至更快。

在业内人士看来,换电模式的推广,意义远不止解决补能提速。

“我们坚定地投入换电网络建设,加大布局由换电衍生的电池租用服务、电池健康监测、电池灵活升级等,目的就是为了让车主完全摆脱补能不方便、电池衰减、电池技术迭代等顾虑,并将之视为未来品牌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郭树綮表示。

显然,“快”是换电的重要价值,但并非全部。

在福建师范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唐杰看来,“车电分离”将让动力电池制造商得以直面消费者,从而衍生出全新的行业生态。

唐杰认为,新能源汽车车主除里程焦虑外,还有一种潜在焦虑,即“电池寿命焦虑”。“换电服务通过换电站这个载体,实现了电池集中存储、统一充放电、规范保养和装配,在这一过程中运营方可对电池进行专业监测、养护、维修、升级,甚至回收再利用,从而极大降低电池全生命周期的成本。”唐杰说。

另一方面,随着换电模式的普及,新的商业模式也将应运而生。“若换电产业育成规模,买车租电池的商业模式将带来巨大市场机遇。”唐杰表示,“在新能源购车补贴逐渐退坡的时代,这一新模式也将降低车主的购车成本,节约后期电池养护、更换的成本。”

这也从国家2020423日发布的《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中得到印证。该通知明确提出换电模式车辆不受30万元这一补贴门槛的限制。而此次与宁德时代换电服务一同在厦门地区上线的一汽-奔腾NAT换电车型,在电池租赁模式下比原车型便宜了约8万元。

国网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福建公司相关负责人则认为,换电站集约化管理的模式对于电网的瞬时功率冲击更小;同时也得益于电池自身的储能特性,换电站也有可能成为临时储能站,实现削峰填谷反哺电网。

乐见行业级规模化

多年来,换电始终未形成行业级规模化。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建设成本高、标准化难是显而易见的“拦路虎”。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换电模式是“重资产模式”,仅单个换电站设备成本就要200多万元,这还不包括电池成本、土地租赁和人员等费用。因此,对现有主机厂而言,只有极少数企业能支撑这样的投入。

另一方面,业内普遍认为换电模式要实现规模化才能盈利,这意味着需要打通不同品牌新能源汽车之间的电池标准。而不少主机厂并不愿意将电池这一核心部件的话语权拱手交出。

“而这正是宁德时代以电池供应商身份进入这个赛道的意义。”省工信厅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提供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动力电池装车量累计154.5GWh,同比增长142.8%。其中宁德时代装机量为80.51GWh,市场占有率为52.1%

业内人士认为,除少数电池自给自足的车企外,宁德时代是国内绝大多数新能源车企的电池供应商,由宁德时代推动换电电池标准化具有先天优势。

据陈伟峰介绍,宁德时代EVOGO推出的换电体系,适用于绝大多数车企生产的车型。其换电核心产品——巧克力换电块能适配80%已经上市及未来3年即将上市的纯电平台开放的新车型,车型跨度从A00BC级乘用车及物流车,打通了电池与车型的适配壁垒,目前已实现量产。

“目前,巧克力换电块已经应用于一汽奔腾NAT组合换电版,此外已与多家车企达成合作,后续将适时发布相关进展。”在陈伟峰看来,EVOGO与市场上提供换电服务的车辆主机厂更多是合作共赢的关系,共同把换电服务市场蛋糕做大。

至于建站成本,时代电服给出的方案是携手、合作。如拥有换电站运营所需场地、电力资源的合作伙伴,可通过合营、加盟等模式,与时代电服在换电运营方面展开合作。对于有着车辆运营管理经验,单次车辆采购规模>100辆的车辆合作伙伴,时代电服将为其提供电池租赁及补能方案,实现互惠共赢。

而对于宁德时代的入局以及相关发展路线的公布,包括蔚来在内的主机厂也乐见其成。

郭树綮表示,蔚来和宁德时代都是电池资产公司武汉蔚能的股东,双方合作密切。“当前最主要的竞争还是新能源汽车作为一个整体和燃油车的竞争,所以一切有利于新能源车主方便使用和方便出行的创新和商业模式,对于所有的电动车品牌来说,都是好消息。”

“宁德时代要把换电真正做成产业,还要在换电站的覆盖率、换电真实效率等方面经受市场考验,同时也需要与更多头部车企合作,这是一个需要循序渐进的过程。”唐杰说。

https://fjrb.fjdaily.com/pc/con/202204/27/content_176049.html